公元1792年大事件 1792年大事记 1792年重大事件记录

更多

1792年史志

    记录公元1792年大事件列表

    清-公元1792年-壬子-乾隆五十七年-清


    治仲巴呼图克图等罪

  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)闰四月二十九日,乾隆帝令治仲巴呼图克图、孜仲呼图克图等罪,以为西藏众喇嘛鉴戒。原来,在乾隆五十六年廓尔喀入侵扎什伦布过程中,仲巴见势不妙,在敌兵未到之前,即将细软、物件搬至东喀尔藏匿。孜仲与四名堪布喇嘛,则在吉祥天母前占卜,妄称占得不可与贼打仗。结果,扎什伦布僧俗人心惑乱,没有进行什么抵御,就大部散去,造成廓尔喀兵毫无顾忌地抢劫扎什伦布。在治仲巴呼图克图罪的同时,乾隆帝还命鄂辉、和琳亲到布达拉,传集达赖喇嘛、班禅额尔德尼以及前后藏的呼图克图、喇嘛等,告以清兵进剿廓尔喀贼匪,完全是为了保护黄教。

    廓尔喀向清军投降

  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)八月二十二日,清军统帅福康安接受了廓尔喀国王拉纳·巴哈都尔投降的请求,反击廓尔喀的战争基本结束。乾隆五十六年十一月,福康安受命驰抵后藏,立即整兵进行反击,在擦木、邦杏等地连获胜仗,随后又收复济咙,歼敌千余人。济咙以外,高山耸峙,道路崎岖,行走艰难。福康安把清军分成两路,他自率一路由济咙直夺界隘热索桥,成德等则率另一路由聂拉木直奔关隘铁索桥。乾隆五十七年六月,福康安领兵抵达廓尔喀关津热索桥。这里两边是悬崖峭壁,前面又有河流阻挡,敌人设碉卡防守,难以攻取。福康安便派兵潜从上游捆木渡河,分兵三股,奇袭敌军。廓尔喀兵败退,清军占卡焚栅,夺桥前进。成德率另一路清军也攻碉夺卡,占据山梁,强夺铁索桥。福康安和成德分别领军夺渡热索桥和铁索桥后,便翻越高山,攻占要道,深入廓尔喀境内数百里,很快逼近了廓尔喀都城阳布(今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)。这期间,孙士毅、和琳、鄂辉、惠龄在前后藏、东西路也源源不断地把粮食、火药等物资运到军前。七月初八日,廓尔喀国王感到势穷力竭,表示愿送还所掠扎什伦布财宝、金塔顶、金册印,并呈献沙玛尔巴骨殖,认罪乞降。八月二十二日,乾隆帝命福康安接受廓尔喀投降。九月初四日,清军由廓尔喀境内全部撤出,退回济咙。不久,因反击廓尔喀功,福康安受赏一等轻车都尉,为武英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,和琳补工部尚书等。乾隆帝还命把挑起事端的沙玛尔巴尸骨,分别的在前藏布达拉(即拉萨)、后藏扎什伦布(即日喀则)以及察木多一带通衢大站地方悬挂,还将起衅犯事原因及过程,布告示众,以为儆戒。九月十六日,清政府定廓尔喀五年一贡。十月初三日,廓尔喀国王拉纳·巴哈都尔派使到北京入觐。

    金奔巴瓶定活佛

  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)八月二十六日,乾隆帝第一次提出以金奔巴瓶抽签法方式,确定达赖、班禅等大喇嘛的化身呼毕勒罕。十一月十七日,正式颁布金奔巴瓶制。达赖、班禅系黄教创始人宗喀巴两弟子,因黄教禁止娶妻,故宗喀巴遗嘱达赖、班禅俱称呼毕勒罕(活佛),圆寂后,新出数名呼毕勒罕孩童时,由拉穆主持,吹忠降神,以确定呼毕勒罕所在。但是,在拉穆吹忠往往受人嘱托,假借神言,徇情妄指,以致达赖喇嘛、班禅额尔德尼等,亲族姻娅,递相传袭,总出一家,与蒙古世职无异,甚至丹津班珠尔之子亦出有呼图克图之呼毕勒罕,以至众心不服。仲巴与沙玛尔巴均是呼图克图,同为前辈班禅弟兄,仲巴系扎什伦布商卓特巴,坐享丰厚,沙玛尔巴居住廓尔喀,未能分享,遂唆使廓尔喀兵抢掠,这些都是呼毕勒罕不真及族属相袭的流弊。乾隆帝清楚地认识了这些情况,便创金奔巴瓶制,以定达赖、班禅等大喇嘛的呼毕勒罕。金奔巴瓶制的具体做法是,设金奔巴瓶一于拉萨大昭寺,内装象牙签数枚,遇有呼毕勒罕出世互报差异时,将报出孩童名的出生年月日及名姓,各写一签,放入瓶内,焚香诵经七日,由驻藏大臣会同大喇嘛等在众人面前抽签决定。蒙古地方,各旗部落供奉的呼图克图很多,大小不等,则在京城雍和宫内设一金奔巴瓶。如蒙古地方某旗某部落出有呼毕勒罕,即报明理藩院,将其有关小孩年月姓名缮写签上,入于瓶内,交掌印扎萨克达赖喇嘛呼图克图等,在佛前念经,由理藩院大臣公同掣签。金奔巴瓶制度的颁定,不仅达赖、班禅和西藏的呼图克图,就是青海、蒙古的呼图克图,其择定呼毕勒罕之权,实际上都已归属清政府。这对加强清朝中央政府对蒙藏地区的管辖,起了重大的作用。

    乾隆帝颁布《御制十全记》

  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)十月初三日,因允准廓尔喀国王修贡停兵议和,乾隆帝亲撰《十全记》,记述执政以来的“十全武功”,谕令军机大臣将此文缮写满、汉、蒙、藏四种文字,建盖碑亭,以昭武功而垂久远。这“十全武功”是:平准噶尔为二,定回部为一,扫金川为二,靖台湾为一,降缅甸、安南各一,二次受廓尔喀降。

    鄂辉枷号于前藏

  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)十二月二十七日,乾隆帝命将鄂辉等人永远枷号于前藏,以为大臣不肯用心办事、致藏地不靖者戒。鄂辉是满洲正白旗人,由前锋逐渐升任守备、总兵、将军,在平定台湾过程中,他亲俘林爽文,被图形紫光阁。在第一次廓尔喀侵扰后藏时,鄂辉在四川,与提督成德率师赴援。当时,巴忠示意噶布伦丹津班珠尔,令贿赂廓尔喀交出侵地,鄂辉便擅自与廓尔喀议和,疏陈善后事。不久,他被授为四川总督。及廓尔喀第二次侵藏,乾隆帝因鄂辉误用巴忠议政滋事,削夺其官职,授副都统衔驻藏,为福康安督饷。廓尔喀投降后,藏地事平,鄂辉便被枷号于前藏。不久又释还京师。

随机查看

更多

Copyright©2004-2012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 sitemap